他做过保洁、后厨、服务员,还差点被德云社扫地出门,如今却成了“喜剧之王”

环球人物2020-10-23 10:13:55

上周日,《欢乐喜剧人》终于落下帷幕,小岳岳打败开心麻花的王宁、艾伦,登上“喜剧之王”的宝座。比赛之前,小岳岳说做梦梦见奖杯从他身旁走了过去,到了别人手上。不过还好,那只是一场梦。


接过奖杯的那一刻,平时贼贱贼贱的小岳岳泣不成声。且不说这场比赛的争议,环球人物微信(ID:globalpeople2006)小编看着岳岳哭,再想想他之前的经历,眼眶也跟着湿润了……


85年出生的岳云鹏今年31岁了,从河南农村走到“喜剧之王”,这十几年的坎坷辛酸,大概都在这一声嚎啕大哭当中了吧……


穷得叮当响


岳云鹏在跟着郭德纲学相声之前,就是个普通的农村小伙,家里有5个姐姐1个弟弟,靠种地为生,比他们村所有人家都穷,穷到什么程度呢?“比如炒一颗白菜,刚半生不熟放了点盐,姐姐弟弟就围过去,等不及翻着吃了。”“而且家里特别小,一张床上有八条腿。我经常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在地下呆着。”衣服都是大的穿了小的穿,穿到不能再穿。岳云鹏说,他老爹最担心的就是家里太穷,他将来娶不上媳妇……


13岁那年冬天,岳云鹏辍学了,因为家里交不起68块钱的学费。作为长子,他索性包袱一背,跟着五姐上北京打工去了。


 


打工之路远没有岳云鹏想得那么顺利。五姐带着他到自己打工的纺织厂,结果他年纪太小,人家不要,他到处去找活儿干,都没有人要,只能回家。第二年岳云鹏又跟着村里招工的来北京,这回被石景山电机厂录取做了保安。不得不说,这厂子忒胆儿肥了,在帝都居然敢这么干!他还是个孩纸啊……


小岳岳每天从夜里零点到早上8点上班,一个月300块钱工资,被发现睡觉还要扣40……他就这样干了一年。




从电机厂出来后,岳云鹏到一家饭馆做帮厨,刷完、切菜、看蒸锅,一个月的工资从300元涨到了550元,这已经让他很满意了。可没想到,厨师长的亲戚看上了这份工,岳云鹏就被调去刷厕所了……“男厕所,女厕所,天天刷,多脏我都见过,没关系,这是我的工作,我拿着这份钱呢,没关系。”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只想把得来不易的工作维持下去。


可是没多久,岳云鹏还是被开除了。饭店的老板有一次喝醉了在男厕所吐,吐完他没及时清理,老板大发雷霆,岳云鹏委屈地辨解:“我在刷女厕所呀,我没有闲着呀。”可是老板不听,立马让他卷铺盖走人。


被开除后,五姐带着他到处找工作,实在没钱的时候,还在公交车上逃过票……售票员骂的话很难听,他和五姐都忍着不哭出声。那时,他也就15岁,同龄的小孩儿还在父母跟前撒着娇。


后来岳云鹏又零零散散地干过许多活儿,电焊工、群演……能赚点钱吃口饱饭,他就很满足了。




德云社的“扫地僧”


在北京漂了5年,岳云鹏的人生终于迎来了转折点。19岁那年,他在一家叫“海碗居”的老北京炸酱面馆当跑堂,《欢乐喜剧人》录“回到初心”主题那一期时,岳云鹏还特意回了“海碗居”。




当时,有位梨园老先生看了他和同事孔德水表演的双簧后,觉得这俩孩子有天赋,便写了一个地址,让他们找一个叫郭德纲的人学相声。


岳云鹏那时候连郭德纲是谁都不知道,也不懂相声,但觉得人生还是要拼一拼,便去了。俩人后来天天趁面馆午休时去听相声,岳云鹏渐渐地喜欢上了相声。


郭德纲给岳云鹏的开蒙活是《八扇屏》,岳云鹏日练夜练,好不容易才背下来,郭德纲却嫌他口音重。为了纠正读音,岳云鹏每天得空就捧着报纸读,读了3个月,总算把口音给别过来了。


学了一段时间之后,岳云鹏决定辞职学艺。他给家里去电话说:“我学历不高,会的东西不多,如今找了个师父,说相声的,我想学,是门手艺,这几年就不能往家里寄钱了。”


进了德云社,岳云鹏一边学艺一边干杂活儿,每星期50块钱生活费。扫地、搬桌子、背贯口,很长一段时间这就是他生活的全部内容。




2005年夏天,岳云鹏终于等来了登台的机会。可是相声的舞台很残酷,观众买了票进场听相声,掌声和嘘声都是最直接的。第一次上台,他只说了3分钟,就因为忘词被观众轰了下来。他下台就哭了。可更严重的后果是,他又重新成为了“扫地僧”。只是扫地,岳云鹏还能忍,可后进的新人演出机会都比他多,他的情绪便上来了,扫地也没有之前扫得那么尽心。




德云社内部为此开了一次会,商量要不要开除他。岳云鹏那段时间常做噩梦,有一次甚至从梦中惊醒,大声喊着:“师父,别赶我走,我喜欢相声,我会努力的……”后来,德云社老先生邢文昭和郭德纲力保,他才留了下来。郭德纲说:“就算让这孩子在后台扫一辈子地,我也不会赶走他。”这句话岳云鹏一直记着,激励着他。在《欢乐喜剧人》的舞台上,他也多次提到郭德纲对自己的包容与栽培。


度过这次被开除的危机后,岳云鹏开始疯了一样恶补知识,戏曲、鼓曲、评书,只要跟相声有关的他都听。         


4年后,岳云鹏终于正式拜入郭德纲门下,成为德云社“云”字科一员。




做艺先做人


岳云鹏其实并不是德云社里最出彩的,当年和他同期的甚至比他晚的师弟都斟茶拜师了,他还在扫地,隔了3年才正式入师门。但郭德纲却格外看重他,一来是因为他老实、勤学,二来是因为这孩子实诚、重情义。


郭德纲的微博里常年挂着一句话:做艺先做人。2010年,风头正盛的德云社遭遇“出走潮”,大徒弟何云伟、李菁出走,曹云金、刘云天另起炉灶,郭德纲的羽翼一下被削减了不少。培养下一代台柱成了当务之急。郭德纲四下环望,目光落在了岳云鹏身上。


“出走潮”发生的时候,岳云鹏正在郭德纲的谈话节目《今夜有戏》中做他的助手,在节目上,他哭着说那些离开的师兄师叔“他们做人怎么能这样”。他尊重郭德纲,把他当父亲一般,不能容忍这样的“背叛”。






岳云鹏骨子里很传统,忠、孝、恩义是他这个人最简单的价值建构。他对郭德纲和德云社有一种“愚忠”,合约一签便是10年。他对郭德纲的敬仰和感恩,是中国传统中“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高度。在《欢乐喜剧人》现场,他经常拿郭德纲做包袱,各种调侃,但下了节目,他对郭德纲总是毕恭毕敬,毫无一点逾越规矩,他说:“做人要知道分寸。”





对于帮助过自己的人,岳云鹏一直记得要报恩。他在一家饭馆打工,因为写错菜单要被老板开除,有一位大姐站出来帮他说话,后来又给了他棉被,鼓励他,他把这件事记了十几年。在录制《了不起的挑战》时,终于找到了这位大姐,一见面,他就说:“大姐现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跟我说。”





对家人,岳云鹏始终把自己放在“长子”的位置上,当年下决心北漂是为了家人,后来学相声的初衷也是为了养家糊口,他一直都觉得全家人的幸福是他的责任。父母亲看病、姐姐要用钱,一家9口人的用度都是他一力承担。


2013年,事业已经有了起色的岳云鹏在德国演出,演出前接到电话说爹没了。他整个人都是崩溃的,但还是坚持演出完了。后来网上一片讨伐之声,说他不孝。那年他上了春晚,参演了《扰民了您》,演出结束后他大哭一场,遗憾父亲没能看到这场演出。孝或不孝他不想再争论,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如今,岳云鹏拍了电影,上了综艺,一首《五环之歌》传遍大街小巷,从一堆小鲜肉中脱颖而出成为“萌贱”男神。他一出场便是掌声,无论说什么大家都觉得好笑,再也不会有人哄他下台……他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在北京买了房子,把母亲从农村接了过来……


如果没有郭德纲的力捧,岳云鹏或许顶多是德云社里最普通、最默默无闻的一名相声演员,但欲戴王冠,必承其中,只有经得起捧,才能走到今天,才能继续走下去。他经常开玩笑说“我膨胀了”,但其实他一直知道那个“分寸”。


本文由环球人物新媒体整理编辑。

原创稿件,转载务经授权,否则维权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