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才女,帝君霸爱小娇妃》

陌上香坊言情小说2021-11-02 16:12:41

陌上香坊

精彩小说每日一荐

感谢陌上粉的订阅



一个是被先帝御笔提名的一品才女,叶漪兰。

  一个是当今皇上最疼爱的霸道皇子,慕容灏宸。
  一道圣旨,她被选召入宫,做了他的妃,却不知,这一世,都将被他囚禁在这深宫!
  但她的心,早已另有所属。越想逃离,他越将她奉若至宝。
  “哪怕你不爱我,我也要将你留在身边!”
  想逼她投怀送抱?她偏不,她要以天下为局,与他来一场博弈!
  朝堂上的刀光剑影,一场没有硝烟的权利厮杀。
  权谋诡计之下,纷争四起,谁操控人心。谁又是被利用之人?
  最后是谁一统天下,坐拥霸业?
  又是谁,是她的归宿?


一品才女

《帝君霸爱小娇妃》


作者:如匪浣衣x

类别:古代言情

字数:68w 连载



第一章 :红尘繁华莫留恋


涩涩清风袅明月,荏苒纵往云起时。镜花水月如㛹娟,红尘繁华此殆尽。
  望城楼,在炽热下散发出一身的金光,威严直挺的身子耸立着。
  一眼望去,宣都城的容貌尽收眼底。
  尽管岁月匆匆,两边的鬓角早已发白,浓密的胡子也遮掩不住岁月的沧桑。可那阴鸷的双眸下,数不尽的柔光在他眼中绽放。
  曾经有一个人与他一同站在此处,现如今人去楼空。
  曾许诺:君愿与卿,共赏这锦绣江山,君卿天下。
  落寞的背影下,道不尽的姻缘泪。
  “没有你,何来的君卿天下。这诺言,有你才完整。”
  温柔似水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城墙上,是如此的凄凉。
  他这一生,只爱过一个人女人。

  ‘我自私过,哪怕你不爱我,我也要永生将你囚禁在宫中。’
  幼时的一句话,改变了他的人生,仿佛尽在昨日
  ‘慕容哥哥,你若是皇帝,兰儿便要成为你皇后。’
  就因这幼时的一句承诺,他守了她八年,待她成人。
  她走后的十八年,他守了十八年的帝业。
  功成身退后,在她身边足足守了六年。
  兜兜转转,仿佛回到了三十年前,那时她才五岁。
  她曾说‘这一生,便要在此终止’
  可君卿天下的誓言未终止又岂能失言。
  但愿红颜在,姻缘永不止。
  可这一切都该回到起点,那最初相识、相认、相许的时刻。
  如有来生,只愿守在你身旁,哪怕把我忘了,也好比一个‘情’一个‘痴’。
  红尘繁华,莫留恋。


二章 :乞巧缘定无题意


明历三十六年

  烟雨蒙蒙春日暖,赧然一色簇芳心。
  袅袅阐明清如水,娇柔旖旎纵倾城。徐风簌簌断人肠,合欢散落掌心中。
  柔和的风簌,轻嘘着合欢花。春雨润如酥,花香飘满溢。
  淡妆素裹俏佳人,那轻盈之身在风的吹拂下便可摇摇欲坠。轻风佛起衣裳,伫立抬望如一副画卷。
  明澈的眼睇中带着纯净,无任何瑕秽。嘴角那一抹笑,深动人心。
  一身黑影悄然而来,夜色宁静之夜,在月色照佛下那张脸全淹没在面具之下。唯有那双深邃的眼眸,略带神秘无人晓。
  “小姐。”平静如水的呼唤着,原本不愿过多的打扰,她站在那儿让人神往不知所措。
  “你可知外头有多热闹?”手中的樱花迟迟不肯放下,莞尔一笑倾城媚:“七月七,重逢日。”
  今日是七夕,他岂会不知:“是想让念卿带小姐出府吗?”
  她明明知晓即使让念卿偷偷带着出去,回来定不会饶过他。
  永远记得那年她十二岁,哥哥带着她回府的那一路,那一日正好是七月七。看见念卿衣衫褴褛被人欺负,便让哥哥出手相救。
  便是这一救,她变成了他的恩人。
  ‘小姐的救命之恩,在下不会忘记。甘愿做一个小小的护院,护小姐周全。’
  可她一直没有询问过他,一个护自己周全的人,必定会有武功,怎会另人欺负。
  ‘小的相貌丑陋,还望小姐别嫌弃小的才好。'
  才熟知,他生来面相丑陋任人欺辱。确实,当日见到他时,她着实吓了一跳。
  为他精心准备了一副面具,他说喜欢黑色的,在夜里别人看不清他的样子,不会被人看不起。
  他说他叫‘念卿’,便嘲笑他:念卿,念卿,可否在思念心上人。

  可一见他那露出的双眼,阴鸷的有点吓人。他与府里的人不怎么打交道,凡事神出鬼没,并不知他会去哪儿。除了跟哥哥练武外,就有事没事的就喜欢跟着她的小恩人。
  他送了一只小哨子,那可是上好的玉石所雕刻出的哨子。
  他说吹响这哨子,我便会出现在你面前。
  起初觉得他在骗人,便起了玩心,果不其然他是现身了。可这一来二去的,他明知在玩弄自己,也没有生什么气。
  他一生气来,外来人而言只怕是恐怖、嗜血。可偏偏到她那儿,感觉不到一丝的阴鸷。
  记得一次贪玩,被父亲责罚要是不好好念书,都不能见到他。而他被父亲罚跪了五天,她自责的跑去与他一起跪。
  ‘小姐莫要来了,日后念卿只会默默的看着,不会再做出有违常理的事情。小姐还是请回吧。’
  那一句冰冷的言语,像是两人间形同陌路。
  在这几年中,他就如一个影子,默默地跟着,偶尔会吹下笛子,就会知道他在身边。
  似乎有他在身边有了一种习惯,她不愿过多的探究他的身世,他也不愿多说。
  对她来说,念卿是她儿时的玩伴,如今是她成年时同哥哥一样的亲人。
  而她是叶府中最疼惜的二小姐,也是响彻宣都城的第一才女。至今没有人拾得她的芳容,纷纷猜测这样的才女会嫁与谁。
  叶家是书香门第,父亲则是一品大人殿阁大学士,大哥叶荀彧则是宫中都指挥使。
  “水波漪涟,娇柔旖旎,兰心钰智--漪兰。”
  这是她母亲临走时所取的名字,当叶漪澜还未出生时,她的母亲已是家喻户晓的才女。就连当今圣上,也有说不清的理。
  叶子虚至今未取一房,为的是那一句‘一生一世一个人’的誓言。
  叶漪兰估摸着他早已忘记今日是他的生辰,他说不知自己生辰在几时,她便把两人相遇的时间算作他的今生的生辰。

  “念卿想带兰儿出府,兰儿便一同前去,可好?”每年这个时辰,自己总会偷摸着为他煮一碗面。可今年,她想出去,想带他出去看看热闹。
  望着那迫切的眼神,念卿立即避开了去,不敢一直盯着看。
  “念卿为小姐带路吧。”
  她的要求,他从不拒绝。
  走到他的身旁,低头望去,不由发出笑声来:“念卿从不这样的,今日像是换了一个人,都不敢正眼看我了。”
  念卿心中蒙的一征,确实自她长大以来,今日还是头一次不敢望着她。那是因为,容貌。
  望着他那如同女子般修长的手,将手中的合欢花放入掌中:“送你的。”
  ‘掌中送,合欢盼,心之归何往。’
  念卿自嘲了一番,将那片合欢花用帕娟悉心的包好,放入怀中。
  灯火阑珊,鹊桥云起,织郎相遇,七月七日。
  天空上一盏盏孔明灯挂于天际,都在祈祷有情人在鹊桥相遇。
  叶漪兰望着眼前的所见所闻,拉着念卿指了指前方的那座桥:“念卿,他们去桥上是在相遇自己的心上人吗?”
  住在深闺的她,对凡俗一概不知,懵懵懂懂地看着。
  念卿看了一眼自己的一身着装,这样的他出现在这里怕会被人嘲笑,立马拉住即将要走的她:“小姐,念卿就不陪你去鹊桥仙了,就在这儿等着。”
  偌大的宣都城,以往的他都会陪着自己走下去,可今日却……
  叶漪兰盯着他的着装,他在自卑。心中即使有一丝的不愉悦,也不想让他为难。
  “你就不怕我走丢?”就算再怎么问,他还是那个决定,叶漪兰不在逼迫他:“也是,我有你送与的哨子。”
  念卿就伫立在那儿,望着她走向人群中。缓了许久,才开口:“今日,就让念卿默默地看着你,就足够了。”
  鹊桥仙下,黑夜的照射下湖变得不在湛蓝,而是被印衬着粉嫩的湖海。

  传言:天族的女子历经下凡,在湖边遇上了心仪的男子。可两情相悦又岂能长久,都说天族与凡人不能相恋。那女子为了与相爱之人在一起,不仅触犯了天规,还触动了天君。
  便要她在他的性命和忘情水之间做个抉择,天族的女子,已付出真心,怎能服下忘情水,将两人的情缘所抛弃。不能,她也不能让他死。之后她便做了一个决定,将自己投入湖海中,幻化一座雕像沉浸在湖底河畔。
  自从天族的女子投湖后,男子每日在河边放上荷花灯,为的是怕她在湖底看不清前方的路,照耀她看清回家的路,他在家中守着她归来。
  几年后,他走了。湖中便没有了荷花灯,而他在最后的花灯上许愿:荷花,则是出淤泥而不染,愿你出来时也是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面前,哪怕几千年都愿等你,守护这片海。
  情殇琉璃泪,奈何归心箭,彼岸盛相遇。
  一盏盏彩灯垂挂于每条小街上,叶漪兰早已被淹没在人群中,她的视线从未离开过那座桥,不由自主地缓缓走去。
  微微清风吹散着她,从远处望去是如此多娇。
  “姑娘要不要与身旁的公子一起吟诗作对?”
  当她走下桥边,便被那位老者叫住。他说与身旁的那位公子,可中间隔了一道帘子,未能看清那人长得如何。
  老者见这位姑娘犹豫,看了一眼那位公子,缓缓道来:“只要一方胜,便可获得对方的一样物件。鹊桥相会,终须一见。这帘子便会开启。”
  这吟诗作对对她而来有何难,送信物相当于定情。
  世界男子千千万,没有一人能入叶漪兰的眼中。
  她始终记得,父亲说过一句话:‘兰儿要嫁,就嫁高于自己才华之人,不然没有一人能配得上老夫的女儿。’
  只因这一句,她对自己的夫婿要求极高。
  “那请出题吧!”看着身旁的那张帘子,灯火的烛光将他映在帘子中,只瞅见笔挺的高粱鼻。
  那位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从侧脸看便可迷倒万众女子的芳心。
  叶漪兰从未听那男子开口一句,只见他递与老者一张纸,便听到第一首诗的题目——无题。
  ‘无题’便是这一首没有任何的限制,随意发挥各自的才华而定。
  ‘他居然为了各自能知悉双方的笔墨,可真随性。这题出的倒是妙。’心中暗自佩服了他一番,不假思索提笔写着。
  老者将双方的纸交换,叶漪兰见那字刚劲有力,笔下如云流水。可他的诗虽短短的四行,道将自己的意境写的惟妙惟肖。
  “镜花水月纵交错,卿心不由何缘故;
  午夜梦回伊人殇,重影双叠心守望。”
  他隐含的含义令人匪夷所思,似在诉说一段故事,一个将人隐喻在梦境中,可这梦境中竟有相同的面貌,女子不知连她自己也不知。只是他在守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的诗句中虽通俗易懂,但给人的感觉很奇特。
  这样的诗并不是他真正的一面,他在留守。
  他在试探彼此,这样的心思着实缜密。
  “入骨相思长,红豆解且愁。少年铁骑殷红染,独倚阑珊漫步长;
  奈何情缘浅,涅槃彼岸盛。望穿秋水情慢慢,血霜染指泪潸笺。

  谁解佳人满目愁,曼罗沙华亦难聚。”



陌上香坊

总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同身受,

总有一本书,带你走进不一样的情感人生

喜欢这本书的粉丝们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即可继续阅读

欢迎关注陌上香坊言情小说  百万言情小说等你翻牌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