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食文化

骑行天下的梦2020-10-16 14:14:05


梧桐守路,林荫夹道,护卫甚好!似气似雾,似烟似尘,远远近近,浓浓淡淡地萦绕着天和地,统拢着骑行全部的时与空。

码表时好时坏,计数混乱,让人好不痛苦烦乱。108国道转310国道,从西安骑到宝鸡境内的眉县,一马平川,上坡很少,最后照样累的人头昏脑涨。

眉县界牌。


总有人好奇围观,热情围拥,驻足问询,但他们呢?

热情有余而常识不足——问的问题总是流于简单、重复和可笑,他们多属于好奇者。

围拢有余而共通不足——无论多少热情,但共通的话语总是少且单调,重复太多的一问一答和主动与被动的交汇,最终都会失却对与答的兴趣,一方匆匆走人,一方流于无味和不足,他们多属于旁观者。

参与有余而底蕴不足——各种人总是提及和炫示自己的骑行“壮举”,但多是一个不合格的参与,欠缺文化底蕴的辅助,没有外在环境的促生,他们多属于参与者。

冷漠有余而理解不足——漠然相待,冷眼相看,冷语相向,厌嫌骑队的张扬和排场,一种被侵扰的情绪露于神色,他们多属于嘲讽者。


西安—眉县,126公里。

2012年7月20日   



预报有雨,就有了雨。

早饭后赶路没多久便淅淅沥沥地飘洒起来,事先准备好的骑行雨具终于派上用场,似乎全身都得以护佑,颇感欣慰。雨水掉线般的跌落,一路伴行,至半程,浑身上下照样湿漉漉的好不难受,即便腿臂加厚包裹,也是冷冰冰的极为不爽。去年雨中骑行中伤腿臂,回家后日渐显露隐忧,不得已多次火疗,以缓解涩苦之痛,我害怕风湿哪。

雨中道旁浓绿厚重,雾气折衬,更显山色秀美。见渭河宽阔大壮,气势不凡,这是黄河一级支脉,洛河近邻,亲近感自是不同。过陈仓,这是刘邦成就一代霸业的噱人通道,骑队无须暗度,浩荡中一冲而过。从没有莅临宝鸡,没想到它那么的大气、干净、齐整。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一触即离,走马观花式的浮光掠影,但对这个城市的观感极是不错。

雨中间歇。



进入面食文化区。

河朔之地,寒温交错,高原竖列,盆地星罗,河谷纵横,滋养着众多而独特的面食用料,小麦、高粱、玉米、荞麦、莜麦、杂豆、黍米等不一而举,再加上勤劳节俭惜物的美德、心灵手巧思慧的习性、乐观纯朴厚重的品格,借助天滋五谷,代代传承创新,积成博大精深、种类繁多、源远流长的中国面食文化。资深美食专家总结出中国五大面食,山西刀削面,四川担担面,北京炸酱面,湖北热干面,山东伊府面。

日本明星食品株式会社社长卜厚昌元先生说:“世界面食在中国,中国面食在山西。” 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将山西面食技艺带回意大利,中国面食开始远播世界,并在世界饮食文化史上独领风骚。

恭喜!恭喜!梁娜和赵鹏。


骑队多是东北人,这帮精细大米养育的“棒子们”正在对各种面食大快朵颐,但吃多了,喜甜爱咸的他们对重辣带酸的口味颇为不爽。中国八大菜系,北方只有鲁菜可上桌面,所谓的东北菜实在有些乱炖、大烩、煎熬的做派,实在是过于简单、粗糙、混沌的烹饪之法。东北面食更是平庸之极,不敢恭维,他们将煮出锅的清汤面条拌上咸死人的酱料,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吃法。

其实,陕西面食也是一绝。对从小大大以米食为主的东北人来说,最吃惊的莫过于面食也可以有如此繁多丰富的变样:臊子面、蘸水面、摆汤面、饸饹面、烩面、炒面、油泼面、杂面、混面、扯面、手擀面、捞面、杂酱面、蒜蘸面、凉面,还有一种用十多个字组合起来的招牌面食biangbiang面,还有更多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食所未食的。吃了多年面食的我都晕菜,何况东北人?

“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人民齐吼秦腔,端一碗长面喜气洋洋,没调辣子嘟嘟囔囔。”一首民谚歌谣,将关中人的衣食住行、娱乐休闲、风气民俗道的一干二净。

宝鸡站,张彭宇。


眉县—宝鸡,骑行70公里。

2012年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