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京城——您说是窝头炒韭菜?还是韭菜炒窝头?

皇城根儿胡同串子2020-08-10 11:40:32



        刚提笔写下题目,便犹豫起来:这道名菜,究竟是叫“窝头炒韭菜”好呢还是叫“韭菜炒窝头”?反正就这两样一块儿炒,其味儿妙绝。

       前不久的一个上午,我和老伴儿按预约去宽街北京中医院看病。之后,趁着药房抓药的功夫,俩人去了北海。由于那几天京城正闹雾霾,公园里游人寥寥。高大巍峨的白塔在浓重的雾气中显得影影绰绰。唯有北门附近尚未结冰的水面上,犹有数十只鸳鸯和野鸭在追逐嬉戏。

 
     
 时近中午,我和老伴步出北海东门,来到两大古代皇家园林之间的景山西街上。在我童年时,这条街称作“西板桥”。街的北头儿,一条小河自北海公园濠濮间的墙下流出,沿着景山的红墙流向故宫筒子河。后来小河扣上盖板儿成了暗河,那拐弯处的汉白玉小桥也被拆掉了。随着旅游事业的开展,这条街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清幽静谧,变得喧嚣无比起来。

 我和老伴来到这条街上,既不是来发思古之幽情也不是寻童年之记忆,简单一句话:是为填饱肚子。北京话:来搓饭或是找饭折。早年间儿这条街您从南头走到北头,大都是青砖瓦房门脸,楞是没一家饭铺!现在可倒好,卖北京小吃、炸酱面、打卤面的还真有不少店面。


 
       打陟山门街往北走几步,台阶上立着块招牌,除了看惯的那几道吃食之外,突然眼前一亮:“韭菜炒窝头”几个大字跃入眼帘。这可有年头没见着了。二话不说我和老伴就走了进去。

       要说这“韭菜炒窝头”,我小时候真吃过。那些年正闹自然灾害,大人小孩都有粮食定量,那里面粗粮占了一多半,而且净是陈年粮。我生活在继母家庭里,受欺凌不说,三天两头吃不饱是常事。我父亲当时在西山脚下一所中专学校工作,星期六下晚回来,星期一早上走。有时带回点儿野菜山杏蚂蚱什么的,弄巴弄巴下了肚,也算是尝个鲜儿。

      记得那是一年国庆节前,父亲放假回家时带了一兜子窝头和一捆韭菜,说是学校员工开荒种的。那窝头是新打的玉米面做的,那一水的紫根宽叶大韭菜,味儿那叫一个窜!最难得的是:父亲还显摆了一下刚学的厨艺,来了个窝头炒韭菜!我呢,第一次混了个“肚儿歪”!多少年过去了,那缺油少盐,但喷喷香儿的韭菜炒窝头的味儿却深深印入在我脑海之中……


      
 进得店来,靠窗坐下,服务员递上菜单。人老了本来就吃得不多,点了一盘窝头炒韭菜,一盆疙瘩汤。不一会儿端将上来,那叫一个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切成丁的窝头先用油炸过,再加上韭菜翻炒,满盘子碧绿金黄;疙瘩汤也做得有滋有味儿。

       就这么一道北京吃食,普通简便却令人回味无穷。



 阅读往期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