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LostNeverFound2021-09-02 07:46:56

一开始我以为自己钟爱的是目的地,后来渐渐发现,坐在高铁或飞机靠窗位置的那几个小时,是旅行中最愉悦的时刻。过去正在过去,未来还未到来,我站在时间的缝隙里,满怀希望。倒退的风景像前世的记忆,又像是女巫的预言。


旅行这件事有多大的乐趣我真的说不出来,也不反对有人说,旅行就是从自己待厌的地方到别人待厌的地方。大多数时候,关于旅行开始时候的那一点冲动,只是因为仰望天空的时候突然有了不自由的感觉。这个时候,换个城市点外卖这个理由仿佛也算不得是多可笑的一件事。


长辈总说外卖不利于身体健康,可是它们对心理健康还是有帮助的。吃着学校门口小吃摊两块钱一串的鸡块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贼有钱,还嫩。


南南北北去了一些地方,整理了一下对这些城市的印象。

北京。

G20峰会的时候去了北京,可能是赶上的时间比较好,北京遍地都有志愿者为游客引路,满身中药味的老大爷一口地道的北京话,耐心地指路帮忙找公交站台,路痴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过一条马路被安检了两次,但是街道上巡逻的小哥哥们是真帅,北方那种军大衣一披,手往后面这么一背,身高180 ,气场足两米,我和小伙伴尾随了一条马路,最后怕被误会成恐怖分子便不再跟了,毕竟小哥哥身上的枪也是真的。

另外北京的住宿也不贵,一晚上不到200,交通便利,步行到天安门广场也就十来分钟,旁边就是步行街,可以逛蜡像馆和全聚德。全聚德的生意真不错,还有穿米奇的小哥哥在门口迎宾,但是贫穷攥住了我的衣角,只能和小伙伴去吃小弄堂里的炸酱面和其它烤鸭,味道果然不怎么样。

北京的公交车大多是双层的,还像火车那种分两节,买票的阿姨嗓门特大,神奇的是根本听不清她到底说的是什么,坐在第二层看窗外,参天的银杏树拔地而起,各种剧院,报社和知名企业的办公楼割据一方,偷听陌生人打电话讨论筹备拍电影什么的,那一刻突然冒出认识到:不愧是首都。清华北大圆明园三个地方距离挺近,只是去的不巧,不让游客进校参观。故宫里的石头和树木被游客多年的抚摸打磨成了光滑的玉石般的手感,在和珅的雍和宫蹭导游,偷听了一段历史,见识了古代小说里出现过的金丝楠木长什么样子,北海公园遇到了拿拖把写字的大家,听路人谈论还是个挺有名气的书法家。总体来说,北京是个挺让我意外的地方。


青岛。

青岛比起北京来少了一份庄重,多了一份风情。偏西式的建筑风格,小资情调的书吧,吹着海风迎面走来两个问路的外国友人,第一次用英语和纯正的外国人交流,虽然用的词汇只有小学英语的水平。。。中午吃完牛排,不信教的我坚持去看了一所红白色外观的教堂,偶遇了一帮青岛老太太,热情地邀约我加入基督教,十分感动,然后委婉拒绝。在青岛第一次吃了赛百味,自此念念不忘,最爱里面的蛋黄酱,可惜诸暨没有赛百味。青岛的夜市最是热闹,各种海鲜大排档,除了贵,没别的毛病,街道旁边都是那种大扎的啤酒贩卖机,红啤青啤黑啤,十五块左右一大杯,还可以袋装,目前还是更喜欢哈尔滨啤酒那种小清新的味道。值得一提的还有青岛的街道都是上下坡加上急转弯的那种风格,如果爱好骑自行车的一定能如愿以偿累死在路上。



上海。

成年后对上海的印象并不好。私心想记住的还是那个5岁时的上海,繁华又充满人情味。虽然已经有了不夜城的名声,还是可以看到繁星满天,大妈穿着睡衣在外滩散步,青年男女散发着恋爱的酸腐气息对旁人视若无睹,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穿梭在各个街道,而我在人行道上架起躺椅,吃着自家小店的冰棍,担心每天晚上必做的噩梦今天会是什么内容。


日照。

日照是一个我曾经视之为自我放逐之地的城市,向往过,逃避过,怀念过,最后成了现在的我的一部分。我见过日照一年四季的海,看过日出,也赏过月落,咸腥的海风粘在皮肤上,海水有时是灰蒙蒙的一片,有时又是清澈的湛蓝,凌晨时分的海和夜幕融合在一起,只能听到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几艘破破烂烂的船搁浅在岸上,一盏昏暗的灯是宇宙里唯一的光。最舒服的是在栈道上骑自行车,或者骑着水上自行车追海岸线,胡思乱想这片海藏着多少行人的秘密。少年清浅的呼吸,女孩烂漫的笑眼,酸涩的暗恋。四年的时间,我喜欢上了面食和东北菜,爱上了铁锅乱炖,锅贴鲶鱼,炸平菇,烤冷面,还有,醋拌青椒。


广州。

广州之行基本贯彻了换个城市点外卖的年轻人的旅行态度。以为同属南方口味会更加契合,还是偏甜了。最正宗的双皮奶原来是豆腐羹那种的口感,避风塘的叉烧比原版更符合个人的口味,广式早茶是真的丰盛。动物园可以近距离和动物互动,摸到了袋鼠的脑袋,像干枯的稻草,喂了一次长颈鹿,差点没被它提溜起来,只是动物园太大了,后来实在是走累了,也没去看最经典的杂技,据小伙伴说值得一看。也坐游轮看了小蛮腰,五彩的灯光并不好看。船上叫卖字画的大爷最后并没有卖出一幅画。


泰安。

爬了泰山,没爬到顶。


济南。

芙蓉街的小吃不好不差,店铺和布局和嘉兴的西塘有几分相似。大明湖畔挺大,想起了夏雨荷这位童年故人。吃了烤酸奶和菠萝饭,典型的景区美食,美的是名字。相比之下更喜欢西塘的鱼疗和清吧,民宿价钱公道,雕花大床还有古朴小院,鲜花满巷,小桥流水。只一点,吃的东西贵,份量少,比不得北方的菜。


西安。

从郑州辗转去的西安,唯一的印象是辣。晚上和小伙伴撸串,问老板有没有清汤的,回答,没有。问可不可以微辣,老板面不改色。微微辣就行,老板不置可否。最后,上了一锅飘满辣椒油的红色液体,含泪涮着白开水吃了几串,甚至开始怀疑人生。兵马俑果然是个去不去都会后悔的景点,就几个坑和泥人,骊山倒是不错,导游聊天挺有趣的,很会讲故事。最后,西安的石榴真是便宜又好吃。


虽然走过的地方这么多,有好的回忆,也有不好的回忆,但是不出意外的话,怕是不会故地重游了。物是人非事事休,与其说是想念走过的地方,其实真正想念的,是故事里的自己。


有些人注定是没有脚的鸟,来这世间只是为了路过,这世间没有一件东西专属于我,我只眼巴巴地望一眼便好,并不觉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