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兆福: 江家祠堂“七临中”的故事

思与远方2021-09-10 14:17:42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思与远方

发布有思想 有情感 有启迪的文章



文  / 江兆福





 晓天江家祠堂独梁厅“七临中”的故事




一,偶遇陈书记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的时间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这是我今年4月29日上午,我和同学从晓天上街向下走进江家祠堂独梁厅,正赶上一群人从下街向上走进了独梁厅,只见一个中年文质彬彬带眼镜男子向这群人介绍着独梁厅曾是安徽省第七临时中学,张恨水儿子张小水也曾在这里读过书,我觉得很奇怪,难道这人比我还了解江家祠堂独梁厅的前世今生吗?好奇心促使我急需知道这个人是谁?于是我问他“你们是从合肥来的吗?您怎么也知道七临中的事呢?”旁边的一个人走过来告诉我,“这是我们镇党委陈书记,您不认识他?”。我说“不好意思,我回来的次数不多,即使回来也很少去镇政府”。陈书记问我是什么人?在哪里工作?我说:“我应该算江氏家族的后辈吧,就出生在这里啊,现在居住在合肥,非常想了解“七临中”那段历史”。陈书记说去年有个曾经在“七临中”读过书的老人来过晓天,镇政府接待过他,有他的姓名和住址电话,我非常兴奋。能否告知我一下,我一定要去拜访他,不能让这段历史断档了。并和陈兴安书记互加了微信,五一假期后第一个工作日陈书记就用微信将章光庭的住址和电话发给我,并有了我后来的安庆之行。


这是晓天镇政府陈兴安书记,带领考察团商讨老街和江家祠堂修缮和保护!



这一片秦砖汉瓦的老房子就是晓天老街的“江家祠堂”。



二 拜访章光庭


按陈书记给的电话,我打了过去,可对方回答“您打错了,我不认识章光庭”,再打对方就把手机给挂了。没有联系上,我突然想起有个施申权同学以前在安庆师范学院读过书,或许他有大学同学留在安庆教书,于是给施老师(现在舒城二中)打了电话,他果然有个大学同学钱叶贤在安庆一中教授物理,施老师给对方打去电话问学校有没有个老教师叫章光庭?对方说有,但年龄很大,好像有八九十岁了,是否在晓天“七临中”读过书就不知道了,下午抽时间去问问。下午接到同学电话说章光庭还真的在晓天“七临中”读过书。但他没有电话,如果你同学想来,可先打我电话,我带他去见章老,并把钱老师的电话发给了我。于是我决定本周六去安庆一中拜访章光庭。


5月5日周六,我特意带了一斤晓天小兰花茶一早就去了合肥高铁5南站,买了8点10分的高铁,10点30到达安庆站,又坐30分钟的公交,来到安庆一中,因为是周六我没有打我同学的同学钱老师电话。到一中门卫报上要找的人姓名,对方立马说,“您找的是章老啊,他就住在南一楼,104室,往前走一点下坡右拐第一个楼道104就是。”我很快就找到了,但怎么也敲不开门,从窗户能看到他家电视开着在,但没人看,这时楼上下来一个老师模样的人,问我找谁,我说明来意,对方也帮着敲门,仍然没有敲开,对方让我到南边围墙那里喊喊看,果然起了作用,章老才缓缓的把门开了。章老说前几天有个人来说,可能周六有个晓天的人来看我,是你吗?我说是的,并把身份证拿出来给他看,他说你这是合肥的,又不是晓天的,你姓江,你是江家祠堂的人吗?是的是的,我赶紧说。章老问:你是想了解“七临中”的事吗,我说是的。现在都11点多了,章老我带您出去吃点饭,咱们回来慢慢聊可行。章老说刚吃过,你也不要出去吃,就在我家打三个鸡蛋下点面条吃吧,说着就自己动手要去给我下面(家里保姆回家了),我赶紧拦住,还是我自己来吧,老人家今年93岁了,我怎么能让他下面条给我吃呢!吃完面他带我出去在毛主席视察安庆一中的铜像那里合个影。接着并有了下面的访谈。


这是和章光庭老人在安庆一中教学楼前的合影

                  

三 章光庭在“七临中”岁月


我是1942年4月从霍山“二临中”(现在的诸佛庵)和姐姐一起随父亲来“七临中”读书的,父亲在这里当语文教员,我和姐姐上初中二年级,那时的条件很艰苦,又是抗战最艰难的时候,粮食物资都非常紧缺,还有大量的外地人,为躲避战火而来到晓天,当时江家祠堂最当地最好的房子,政府就临时征用了,作为“七临中”的生活区和礼堂,以及学校校长和老师学生住宿的地方,国家戡乱期间江家祠堂是被无偿征用的,但江家有愿意上学的孩子是可以不交学费来上学的。我们上学的教室在离晓天镇约一公里的“迎水庵”。只可惜现在已经被拆了。但江家祠堂保护的还是比较完好的,去年去晓天在镇政府人的陪同下,看了当年吃饭睡觉生活的地方,还是当年的样子,感到无比亲切。在“七临中”的时光是我人生汲取营养走向成熟的阶段。学习语文,数学,几何,英语,理化,体育,军事等,虽然在偏僻小镇但师资力量都很强,老师学生大都来自有,安庆一中,崇门中学,圣保罗中学,以及当地招收的一些学生,约300多人,组成的“安徽省第七临时中学”。有初中部也有高中部。学习的课本都是老师们自己到处找的内容,用蜡纸钢板手刻出来再手推印刷的,错字漏字模糊的地方很多,但我们都能认真学习,我们的作业本是在晓天买的牛皮纸自己装订的,这种牛皮纸是晓天当地产的,其质量绝不输于宣城宣纸。写作业用的是毛笔,当地街铺也能买到,偶尔有人用铅笔,让我们羡慕不已,镇上住了一个排的军力,他们属于广西桂系白崇禧,李宗仁部队,我们学校也是军事化管理,吃饭是8个人一桌,其实根本就没有桌子,准确的说是8个人一圈,每个人端一碗饭,地下中间放一盆菜,基本上是萝卜或白菜,就有点咸味跟本看不到油,吃的米也很差,好多米都被虫吃过,剩的空壳煮成的饭。晚上学习4个人一个方桌,中间一盏桐油灯,睡觉是木制的上下床铺,我就住在江祠堂独梁厅旁边,几十个人一个寝室,大约晚上8点都要睡觉了,有军事教官检查,他有个怀表能掌握时间。每天早晨都要起早去河滩跑步,做排队训练,下雨天就可以不出去了,所以同学们都期盼着下雨,早晨可以多睡会。这样的生活我在这里过了5年。直到1947年秋,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安徽学院”外语系就是现在的“安师大”,当时学校在金寨县的古碑镇,全省尽万人考试,录取学生50名,我是其中之一。


当时的晓天是比较繁华的小镇,大量的人群为躲避战乱,携家带口的来到这里,精明的商人也跟到这里,老街约几百米长,几乎所有的门面都是做生意的,有的是原来家就在这里的,也有很多外来租门面的。镇上有两家馆子生意很好,天天都有人去吃,我在想他们哪来这么多钱?路过时闻闻里面飘出的香气都是一种满足,我们偶尔能吃到街上买个油炸狮子头或米饺就非常高兴了,那狮子头的味道至今难忘。晓天的板栗和毛栗都是很好吃的,秋天板栗上市的季节有两家炒板栗的,我和同学几个人凑钱买点,大家分着吃,那香甜软糯感觉真是美味极了。晓天的蒲扇和雨伞也是外地人来晓天必须要买的东西。晓天的雨伞是用桐油油漆的纸伞,我不知道工匠们怎么做出来的,但确实很结实也很漂亮。伞骨用竹子做的,听说伞面用当地产的牛皮纸一层一层糊上去的,然后涂上红色,再用桐油油漆好几遍,有外地来的人都买上几把带回去自己用或作为礼物送人。甚至有商人吧它买到上海,扬州,合肥,芜湖,六安,三河等地,晓天雨伞那时享誉大半个中国。


这是章光庭年轻时的照片


这是老式的大红油纸伞

                     


四 章光庭的老师和同学


语文老师章子实,也是我的父亲,安徽枞阳后方乡下许庄人,与章伯钧同乡,同一个家族属叔侄关系,父亲长一辈,但伯钧兄比我父亲还大一岁,伯钧兄幼年在家族育才小学读书,青年时期在桐城中学和武昌高等师专求学,1922年赴德国留学和朱德总司令是室友。1926年伯钧兄学成回国并投身到北伐革命,担任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宣传科科长,时任主任是郭沫若同志,父亲在章伯钧的影响下,参加了他们领导的北伐军,任宣传科科员少校军衔,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即著名的“四,一二”政变,章伯钧,郭沫若和我父亲亲眼目睹了国民党人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爱国进步人士,于是和蒋介石彻底决裂,郭沫若写下了著名的讨蒋檄文。大革命失败后,父亲为了全家人的生计离开军队到安庆一中教书,抗战爆发后,很多学校离开省会安庆到后方办学,父亲并带我们姐弟来到舒城晓天“七临中”。他教初三,初二两个年级的语文。所以我们也就跟在后面学习。


后排左一是我父亲章子实,前排左二带眼镜的是郭沫若,左三是章伯钧


高中时期的语文老师叫桂惜秋安庆潜山人(著名作家张恨水的妹夫)。跟学习到高中毕业。


数学老师张增藩,桐城人口音很重,课上的很认真,但我没怎么听懂。


平面几何老师王世奇安庆人,少时就读于安庆圣保罗学校,后毕业于省立安徽大学数学系,1942年为避战火来到晓天“七临中”教我们平面几何,整个印象就是一个“严”,自己备课从严,批改作业从严,对学生严格要求,严格训练,就连等号都要用尺子先画个印痕再用毛笔描上。他不但几何教的好,还会踢球,打篮球,还会拉京胡唱京剧,像《四郎探母》,《空城计》,《捉放曹》等他都会,经常在江家祠堂的礼堂内表演,把个山区小镇的学校搞的有声有色,热闹非凡。


英语老师余来成,因为对英语的偏爱,特别喜欢上他的课,总觉得能说一口英语是很洋气的一件事,将来一定很有出息。

在此期间,安庆又有一批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一路向西来到晓天,因带的书籍比较多,加上没有钱,很多学生卖掉一部分书籍,我就买了他们一本英汉词典,前几天还在,今天怎么也找不到了,如果将来找到我把这本字典送给你做个纪念,我说:我会帮您转赠给晓天镇政府的,等有那么一天江家祠堂修复完善后作为文物展示给大家。章老非常高兴。


这批学生在晓天停留了一个学期,白天在河滩树林边上课,晚上都住在江家祠堂,那时祠堂很大,最多时老师学生住有300多人。后来才知道这批师生继续西行,在湖南主席张治中的帮助下在湘西永绥县(今花垣)成立“国立八中”朱镕基总理就曾在这里读过书。还有一部分师生在冯玉祥将军的帮助下在四川江津县成立了“国立九中”两弹元勋邓稼先曾经在这里读过书。


军事教官陈翚,少校军衔,除了上课,剩下的都是他管,男女学生都要穿军服,带军帽,扎皮带,打绑腿,每天天还没有亮就被哨子吹醒了到河滩那里跑步,练习队列,还有一些军事方面的知识。说不定哪天就被征兵了。早餐晚餐都要听他号令,才能吃饭,中午有厨师将煮好的饭送到“迎水庵”学校那里,晚上熄灯也是他安排人员检查,他是军人不苟言笑十分严格,很多人都怕他。曾经有个同学尿床被他罚跪了一个上午,没有一个人敢去讲情。


同学张小水,(著名作家张恨水的儿子),那时我们个子不高,经常有高年级的学生来欺负我们,很多学生知道我父亲是学校的语文老师,又参加过北伐,不太敢欺负我,有时欺负张小水时,我就勇敢站出来和他们干,为此我和张小水是比较好同学。46年他随父亲去了重庆,后来我们一直没有见过。


同学陈善琦(后改名陈奕),担任过宣城劳动大学校长,芜湖科技协会负责人。


同学茆克明,他是当时“七临中”的高材生,各科成绩都非常好,毛笔字也写的非常漂亮。后担任芜湖市教育科科长。

女同学余晓倩,安庆潜山人和张小水是同乡,人长得很漂亮,剪个齐肩短发看上去很精神。后来听说回潜山县当老师。也没有联系过。


同学王带巡,他也是一位高材生,人长得也特别帅气,身高估计有一米八以上,快高中毕业时,被国民党特务选中,后来去了重庆中美合作所,当时在学校就换了黄色呢子西服和长筒马靴大盖帽,让同学们羡慕不已。据说他在重庆中美合作所从事文职工作,没有杀害过共产党人。

              

  五  摘抄章光庭简介和文章


章光庭,1926年出身于安庆市,1942年随父亲章子实来晓天“七临中”读书,45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安徽学院(当时在金寨古碑),现在的芜湖安师大。文学学士学位,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安庆首批被聘任的中学高级教师,历任中学外语,语文老师,教务主任,曾担任过安庆市私立龙门高中董事兼教导主任等职。业余时间喜爱书法,善于正楷,编有外语教材和教学参考资料,著有《古城岁月》,《皖江札记》,等散文集,和《章光庭正楷字选集》。


安徽省立第七临时中学创办于1941年的春天,它坐落在舒城县西部一个山区大镇—晓天,四周环山,依山带水,自然环境非常优美。


江家祠堂是砖木结构,房屋在镇上显得高大,建筑很讲究,大厅柱子和屋梁均是质量较好的木材做的,大厅全是四方形青砖面的,天井周边都是花岗岩砌成的,是全镇最好的一座建筑物。全校初中部学生约六七百人和部分教师都住在里面,中间“独梁厅”是大礼堂兼做饭厅。


                             六  有   感


晓天老街被列入全国古镇保护名录后,县委县政府,晓天镇党委政府都非常重视,对老街和江家祠堂进行保护性修缮,绝不让这么优秀的建筑物倒塌在我们这一代人手里。江家祠堂是这条老街上最大最好的古建筑,作为江氏家族后人有义务将这段历史了解清楚告诉大家,让优秀的文化在这里传承。“七临中”从1941年筹办,到1948年晓天解放,历时8年,给偏僻小镇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文化气息。解放后“七临中”部分老师和学生以及当地培养的学生,后来在晓天三元重新建立了新的学校,这就是现在的“晓天中学”。“七临中”应该是算“她”的前身吧!这次安庆之行收获颇丰,章老赠送我一本《皖江记实》,和两幅他九十二高龄时写的书法作品,愿章光庭老人家永远健康长寿。


2018年5月16日 写于合肥

 

  

 

这是章光庭九十二岁写的书法作品并赠送给我了。



这也是章光庭九十二岁写的作品赠送给我了。



这是章光庭著的一本书《皖江记实》



这是拜访结束后和章光庭老先生在安庆地委老楼前的合影。




Qzone微博微信 


—END—






《思与远方》:灵魂的诗和远方



《思与远方》ID :  gh_dab365f80b8d欢迎赐稿交流合作 主编微信15695738508                  投稿邮箱:whming369@163.com  

原创作品刊用 请与思与远方或文作者联系

《思与远方》学习平台  

   主编:晓风

         

以文载道 以文会友 以文化人

坚持真实 严实 朴实的风格

不哗众取宠  不粗制滥造  不追名逐利

    

长按二维码关注《思与远方》

觉得不错,请在下方点赞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关注精彩


作者简介





      江兆福,1962年11月出生在大别山区皖西舒城县晓天古镇,从小受这里民风朴实的影响,上中学时又接受三线厂外来文化的影响,一直喜欢从事诗歌文章的写作。1980年高中毕业于晓天中学,83年招工进了当时舒城最大的国营企业舒城麻纺厂。84年由厂里选派送到合肥电大脱产学习三年获大专学历。2000年企业破产下岗,不管在其工作学习期间,还是在下岗打工期间,一直没有放弃对诗歌文章的热爱和创作,很多诗歌或文章曾被《新安晚报》《合肥晚报》《龙舒报》选用过。爱生活,爱诗歌,我写作,我快乐。




《思与远方》:灵魂的诗和远方



《思与远方》ID :  gh_dab365f80b8d欢迎赐稿交流合作 主编微信15695738508                    投稿邮箱:whming369@163.com  

原创作品刊用 请与思与远方或文作者联系

《思与远方》学习平台  

   主编:晓风

         

以文载道 以文会友 以文化人

坚持真实 严实 朴实的风格

不哗众取宠  不粗制滥造  不追名逐利

    

长按二维码关注《思与远方》

觉得不错,请在下方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