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男人纳妾当晚,正室要被迫做这件尴尬的事情!

玲珑小说2019-11-07 13:27:25

   ◆  ◆  

  夜半。

  

  京城将军府。

  

  风月旖旎。

  

  “......将军,求你轻些......”

  

  女人细碎缠绵的低吟透过雕花木门丝丝缕缕的传入耳膜,声音不大不小,正正好可以让站在外头的正牌将军夫人黎青青听的清清楚楚。

  

  黎青青沉静的站着,藏在宽大袖口里的手却紧紧交握,指节泛白,可面上照旧犹如一潭死水,不发一语。

  

  丫鬟小夏替她不忿:“夫人......”

  

  黎青青沉着脸吩咐道:“不必多说了,药给我吧。”

  

  小夏有些泄气,只好把煎好的药递给她。

  

  黎青青接过,正欲敲门,夏侯琰嚯的一下突然拉开了门,嘴边挂着一抹讽刺和戏谑:“夫人倒是贤惠的很,每日都给本将送一碗亲手熬制的汤药。”

  

  黎青青垂着头,把药高高的举起在他面前:“将军,黎族秘药能强身健体,补气修身,还请将军服下。”

  

  夏侯琰冷着脸:“带着你的脏药,给我滚!”

  

  即使早已经预料到结果,可黎青青还是不愿这样轻易放弃。

  

  她倔强道:“只要将军服下汤药,妾身立刻就走。”

  

  夏侯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凌厉的眼神几乎要将她刺个对穿:“三年前大齐和黎族交战,若不是你们黎族的人在大齐的军粮中下了毒,我大齐将士怎么会一夜之间死去数万之多!你怎么还有脸日日都来送药?!”

  

  黎青青争辩道:“黎族秘药向来只能治病救人,不可能毒死人的!”

  

  哐啷——

  

  夏侯琰大手一挥全部打翻,看着乌黑的药汁在她纯白的衣角上留下难看的脏污,心中痛快极了:“军医亲自验的,本将全程旁观,怎么会有假?!黎青青,本将此生最屈辱的一件事,便是娶了你这个蛇蝎毒妇!”

  

  滚烫的药汁泼到了她的手背,火辣辣的疼,顷刻间便红肿起来,黎青青将红烫伤的手背到身后,声音隐忍:“将军,娶我是皇上的旨意。”

  

  夏侯琰冷笑一声:“若不是那一道圣旨,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

  

  两人的争吵吸引了屋里的女人。

  

  只见她衣衫不整,明显一副刚刚爱过的虚弱模样,走路说话都是一股子风骚气息:“将军怎么耽搁这么久,不就是打发个不长眼的下人......”

  

  黎青青一抬眼便认出来了她,原来今日的美人不是别人,正是京城里艳名远播的青楼头牌白萱儿。

  

  她木着一张脸对夏侯琰道:“将军还是趁早把这些个女人都送走吧,你我的婚约乃是两国联姻,关系到两国邦交......”

  

  夏侯琰爆出一阵冷笑:“本将巴不得现在就踏平你黎族土地,将你身上的脏血放个干净,替我的将士们报仇雪恨!”

  

  她努力维持平静,浑身却已经微微颤抖:“皇上的圣旨上白纸黑字的写着,只要我在一日,将军就不准纳妾!将军这是要违抗皇命吗?!”

  

  夏侯琰的目光骤然间冷峻:“我夏侯琰誓死效忠皇上,自然不能违抗皇命。”他皮笑肉不笑吩咐道:“来人啊,送萱儿到京郊别院安置。”

  

  白萱儿一惊,继而又楚楚可怜道:“将军真要将萱儿送走吗......”

  

  夏侯琰搂住她的腰身,猛地一矮身,白萱儿就被他打横抱在了怀里,他看着面色苍白的黎青青,一字一顿说:“本将也搬过去,与你同住,这宅子里天天有人熬药,本将闻着恶心。”

  

  一夜之间,将军府从主子到下人全部搬了个干净,只留给她一座空壳子府邸,还有一个将军夫人的虚名。

  

  空荡荡的风吹来,黎青青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浑身冷透。

  

  >02 死生不见

  

  只有贴身丫鬟小夏愿意留下陪她。

  

  小夏一边收拾着地上瓷碗的碎片,一边抹着泪:“一碗药半碗血呢,真真是浪费了。夫人,将军待您不好,为何您还要每日都去送药.......”

  

  黎青青将手腕上的伤口包扎好,叹一口气。

  

  她本是黎族的公主,以她的血为药引制成的黎族秘药,是世间罕有的奇药。

  

  她之所以坚持送药,无非是因为三年前那场大战,夏侯琰也中了毒。虽然被救回来了一条命,可那毒的毒性实在霸道,一直余毒未清,迟早他会丧命。

  

  而且,夏侯琰也因为那次中毒,忘记了关于她的所有记忆。

  

  她只希望这黎族秘药,能够去除他体内余毒,也能够唤醒曾经的他罢了。

  

  只是现在夏侯琰恨她透顶,怎么都是不肯喝的。

  

  她只能每日都送一碗过去,只求他能有一日喝下,那么她也就安心了。

  

  黎青青轻轻道:“曾经他待我很好的,他待我好的时候你没看到罢了。”

  

  “夫人......”

  

  “别说了,”黎青青抬抬手打断她:“小夏,别说了......”

  

  再次见到白萱儿,是三日之后了。

  

  她穿着一身西域进贡的粉色绢杉,里头大红色鸳鸯戏水的肚兜半遮半掩,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

  

  说话间,身上的脂粉味熏得黎青青一阵皱眉,自己却笑得分外得意:“夫人,认命吧,将军的兄弟们都死在你们黎族,他跟你已经记上了死仇。夫人还不如早日去跟皇上禀明,跟将军合离,总好过死在这没人气儿的宅子里,几个月都没人知道。”

  

  黎青青端着碗的手一抖,药汁撒出来半碗,顺着她的手指往下滴:“下毒的事情我一定会查明真相的,不过就是时间问题。”

  

  “时间问题?夫人还是太天真了些。”

  

  白萱儿撞开她的肩膀,越过她斜斜的靠在贵妃榻上,衣服从肩头滑下,刚好露出几枚暗红色的印记。

  

  她笑了笑,道:“那毒可是掺在黎族秘药里头被大齐将士们服下的,无论怎么查,都是你黎族秘药中含有剧毒......”

  

  黎青青大惊:“你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你到底是谁?!”

  

  白萱儿笑的越发得意了:“公主怕是不认得我了,也是,我只是黎族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民女,那时候公主跟夏侯琰柔情蜜意,怎么会留意到被大齐士兵拖入营帐糟蹋的我?!没错,就是我下的毒,我就是要毒死那群禽兽,也要你跟夏侯琰这辈子都相互憎恶,生不如死!”

  

  黎青青惊愕不已,她一直想查清楚当年真相,却不想原来其中还有这么一段隐情。

  

  她隐忍:“你就不怕夏侯琰知道了真相,为他的兄弟们报仇吗?!”

  

  白萱儿轻蔑道:“他怎么知道真相?你觉得他会信你?”

  

  黎青青几乎是陡然间失力,夏侯琰不会相信她的......

  

  “况且......”白萱儿道:“夏侯琰中了毒,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他一直以为救他的是我。还许诺我,一定会跟你合离,然后风风光光娶我进门......”

  

  黎族青青闭了闭眼睛:“就算是要合离,也让他亲口来跟我说。”

  

  白萱儿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再看一个乞丐:“将军说了,除非是你死了躺在棺材里,否则他不想再见到你。”

  

  >03 往事如烟

  

  黎青青的身子晃了一晃,才勉强站住。

  

  白萱儿拿起桌上她配药用的瓶瓶罐罐,轻飘飘的扔在地上,瓶子瞬间碎成一堆碎片。

  

  “别白费心思了,他不会喝的,这几日你让丫鬟送来的药,全都被我喂给了团绒。”

  

  “团绒是谁?”

  

  “将军送给我解闷的白猫。”

  

  黎青青惊怒不已:“你怎么能......”

  

  “萱儿!”夏侯琰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外,迎上来一把把白萱儿揽入怀中:“你来这么做什么?这个女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给你下了毒,你可曾吃过东西喝过水?”

  

  白萱儿软软的倚靠在他怀中,声音娇的滴水:“没有,萱儿只是瞧着夫人孤单......”

  

  黎青青看着他对白萱儿关切的眼神,如葱的指甲在掌心尽断,鲜红的血珠争先恐后的冒出来。

  

  曾几何时,他也曾这样握着她的手,絮絮叨叨的询问着她这些琐事?

  

  可今日夏侯琰搂着白萱儿转身欲走,看都不看她一眼。

  

  黎青青突然叫住了他,满怀期待:“将军,真的......忘了我吗?”

  

  她一个人孤身远嫁,受尽白眼,可是只要他还能记起来一丝一毫,她就甘之如饴,哪怕就只有那么一点点.......

  

  夏侯琰背对着她,一句话将她卑微的乞求击了个粉碎:“本将跟你隔着血海深仇,没齿难忘!”

  

  他们也曾拥有一段缠绵的时光的。

  

  他们在黎族的火把节上相逢,相知,相恋。

  

  黎青青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场面,那是黎族一年中最盛大的火把节。

  

  夏侯琰一身银色铠甲英姿飒爽,腰间别一把玄色佩剑,骑着高头大马如闪电一般从人山人海中飞驰而过,顺手一捞就将她单手搂住,抱到了自己身前。

  

  马儿疾驰,她在他怀里转身,看到他似笑非笑一张脸,声音沉郁悠扬:“敢问姑娘芳名?可曾婚配?”

  

  黎青青回头看他,面带挑衅:“我只嫁当世的英雄!”

  

  后来她才知道,那时的夏侯琰已经是大齐赫赫有名的战神,战无不胜。

  

  夏侯琰待她,也是如今对白萱儿的这般模样,将她捧在掌心呵护,舍不得她收一丁点委屈,他们也曾经情不自禁春风一度,怀上一个孩儿,她满足的几乎心都像是泡在蜜罐里。

  

  可三年前,大齐与黎族突然间开始交战,出战的大齐主帅正是夏侯琰!

  

  还没等她去找他,就传来夏侯琰中毒重伤的消息。

  

  于是她当即刺破心房取血制药,救活了夏侯琰。

  

  奄奄一息之际,夏侯琰握着她的手道:“青青,你等我,等我回京城就禀告皇上,辞去大将军的官位,我们找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做一对普普通通的恩爱夫妻,你腹中孩儿的名字我早就想好了,就叫她宁儿,福寿康宁的宁,儿子女儿都能用......”

  

  他的承诺还犹言在耳,可毒发攻心,他终究还是全都忘了。

  

  那场战争打了许久,最后大齐险胜,黎青青为了保全族人,自愿提出以公主之身与大齐大将军联姻,同时也甘愿成为大齐手中的人质。

  

  大齐皇帝一道赐婚圣旨,她最终还是嫁给了他。

  

  可当黎青青捧着圣旨,坐在大红的轿子里被抬进将军府的时候,夏侯琰还给她的,是一记穿透她身体的利剑。

  

  她虽然没死,心却冷了个透彻。

  

  她是受黎族人民顶礼膜拜的公主,也是将军府里受尽嘲笑的空架子夫人。

  

  三年来,她每日给夏侯琰送一碗药,也顺便想看看......这次又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得了他的喜欢。

  

  到底......

  

  有没有自己的影子。

  

  往事如烟过,如今的黎青青早已经不是被夏侯琰捧在掌心里爱护的那个人。

  

  >04 愿意合离

  

  回到屋内,黎青青正好看到小夏红的像是兔子一样的眼睛。

  

  她问道:“好端端的哭什么?”

  

  小夏哽咽道说不出话,犹豫良久才道:“夫人,奴婢早上去叫小姐起床的时候,怎么都叫不醒,您又没在,奴婢只能去请了郎中来瞧......”

  

  黎青青腿软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郎中怎么说?”

  

  迫不及待的进入内室,正好跟出来的郎中撞了个正着。

  

  “郎中先生,我的孩儿她.......”

  

  郎中摇头叹息道:“夫人,小小姐还有什么未尽的心愿,都尽可能的去完成吧......”

  

  黎青青的笑容僵在脸上:“郎中先生这是何意?”

  

  郎中惋惜的摇了摇头,道:“风症,怕是时间不多了......唉......小小年纪,可惜了。”

  

  黎青青足足怔了一刻钟,方才如梦初醒。

  

  “那宁儿......还有多久的光景?”

  

  “说不好,少一点三五日,多一点也不过七八日,风症不比旁的什么病,一旦发出来,就已经是弥留了......”

  

  她也是医者,自然知道“风症”两个字,就意味着不治之症,连黎族秘药也无可奈何。

  

  “为何......宁儿怎么会得上风症......”

  

  郎中的神情惋惜而又怜悯。

  

  “夫人,恕我直言,应当是您怀着孩子的时候,利器穿透了肚子,虽然没有伤着孩儿,可终究是带了不干净的东西进去,病根是孩子一出生就带在身上的,藏了两年,这个时候才发出来罢了......”

  

  黎青青只觉得五雷轰顶。

  

  利器......

  

  正是大婚那天,夏侯琰刺入她体内的。

  

  而当时,她正好怀着四个月的身孕。

  

  宁儿虽然只有两岁多,可郎中和娘亲的话,已经让她心里明白了一些,小姑娘孤零零的躺在床上,弱弱的说:“宁儿自出生起就没见过爹爹一面,宁儿没有旁的心愿,只想见一见爹爹......”

  

  小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奴婢这就去找将军,奴婢去求他回来!”

  

  黎青青苦笑一下:“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

  

  别院离京城不算远,黎青青从马车上下来,正好看到夏侯琰骑着马,将白萱儿拥在身前,温柔的嘱咐着什么。

  

  一转眼看到她,脸色骤然间就冷了下来:“你来做什么?”

  

  黎青青说:“有件事,想跟将军商量一下,还请闲杂人等回避。”

  

  “萱儿不是闲杂人等,本将也没空听你废话半句。”说罢,夏侯琰一夹马肚子就要离开。

  

  黎青青叫住他:“将军,我......愿意合离。”

  

  夏侯琰顿住了,回身拧着眉不耐的看她:“你又耍什么手段?!”

  

  “我没有耍手段,”黎青青抬起头看着他:“将军,我只要你十天,这十天......求你当一回我的丈夫,当一回宁儿的爹爹。十日一过,我亲自去向皇上禀明合离之事,从此返回黎族,永不踏入大齐国土半步。”

  

  夏侯琰冷笑一声:“给一个野种当爹?本将可没有那么大的肚量。”

  

  黎青青心里一沉,眼底泛酸,宁儿的病已经没有时间了再拖了,今天她必须成功!

  

  她咬着牙,下了决心:“将军不是说我黎族秘药是剧毒么?如果将军想合离,就答应我的要求,否则你军营里的将士们我全部毒死一个不落!”

  

  “你威胁我?!”

  

  黎青青凄惶道:“妾身不敢,妾身是在求您。”

  

  风声呼呼的吹着,里头仿佛夹着哨子。

  

  黎青青望着高高在上的他,笑出了眼泪。

  

  这话一出口她便知道,她跟夏侯琰,终究是彻底回不去了。

  

  >05 一个保证

  

  将军府里,一样的空旷寂寥。

  

  一进门,正巧看到宁儿正躺在小夏的怀里,两个人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夏姐姐,爹爹是不是不喜欢我?”

  

  “怎么会?小姐这样乖,所有人都喜欢。”

  

  “可是大家都说我是野种,不是爹爹的孩儿。”

  

  “那是他们胡说,你爹爹只是公务繁忙,等他一有空,就会回来看小姐了......”

  

  宁儿稚嫩的脸上划过一丝落寞:“哦......”

  

  黎青青感觉自己的心被猛地揪起,她努力扬起一抹笑,“宁儿,娘亲今天去找爹爹了,他明日就会回来看我们。”

  

  “真的吗!”宁儿的眼睛瞬间亮起来,伸手要她抱。

  

  黎青青笑着把女儿抱在自己怀里,小人儿今天穿着一身奶黄色的小衣裳,眼睛鼻子嘴巴长的无一处不像夏侯琰。

  

  “当然是真的,”黎青青抱着宁儿靠在床头,温声道:“娘亲什么时候骗过你?”

  

  宁儿开心起来:“娘亲,爹爹喜欢什么颜色?”

  

  “蓝色,怎么了?”

  

  “那宁儿要去告诉夏姐姐,明日要穿蓝色的衣裳见爹爹。”

  

  黎青青吻了吻女儿的发顶:“好,娘亲一会去帮你找出来。”

  

  “爹爹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儿子女儿都喜欢。”

  

  “那爹爹喜欢活泼一点的孩子,还是安静一点的孩子?”

  

  “......应该是安静一点的吧。”

  

  宁儿点点头,“那宁儿一定乖乖的,少说话。”

  

  心像是被泡在醋里,酸涩不已。

  

  黎青青抱着女儿,睁眼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宁儿早早就醒来了,黎青青给她穿上浅蓝色的小褂子,细柔的头发在头上挽了一个小髻,戴上了最漂亮的一朵珠花。

  

  宁儿脸色有些苍白,可脸上是止不住的喜色:“娘亲,爹爹什么时候来?”

  

  黎青青看了看窗外的日头,已经是正午时分了。

  

  “就快了,爹爹一定是被军务耽搁了。”

  

  宁儿乖巧的点点头,倚靠在娘亲身畔,安静的看着太阳慢慢向西沉下去。

  

  只要外头有一点点响动,宁儿就会满怀希冀的往外头张望,可往往都是风声作祟,小人儿眼中的落寞铺了一层又一层,黎青青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让女儿心里好受一些。

  

  夜幕十分,终于看到夏侯琰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外。

  

  宁儿蹭的一下站起来,想要往前走,却又有些害怕,声音轻的像是蚊子:“爹爹......你就是爹爹吗?”

  

  夏侯琰的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没说话。

  

  宁儿的眼中的火花慢慢熄灭、冷透。

  

  黎青青忙迎上去,把宁儿抱在怀里,温声安慰着:“爹爹只是太累了,不是故意不理宁儿的......”

  

  宁儿眼中的泪水打转,努力憋着不流出来,重重的点头:“宁儿知道的,爹爹是大将军,军务很忙很忙......”

  

  黎青青把女儿搂紧,定定的看着夏侯琰,声音隐忍:“将军,你答应过我的!”

  

  “可你怎么保证自己不会出尔反尔?”夏侯琰冷眼看着她:“黎青青,十日过去,合不合离还不是你一句话?”

  

  宁儿呆愣愣的:“爹爹要跟娘亲合离吗?”

  

  “没有的事,”黎青青用手背擦掉女儿的泪水,叫来小夏抱孩子。

  

  她走到夏侯琰身边,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将军是想如何?”

  

  “我要一个保证。”

  

  “什么保证?”

  

  “你的双手。”


……

后续精彩情节,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观看~

还可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哦~

今日小问答


Q1:在本文《你是幽冷的深渊中,女主是?


知道答案的小伙伴们赶快在下方留言哦,最快答对的亲将会免费获得500米粒

错过的小伙伴也不要气馁,明天还有机会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