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有声小说丨《前街后街》第九章

河北全民阅读2020-10-27 11:02:52


河北全民阅读


读书乐道   梦想飞扬

 


《前街后街》是一部描写农村生活变迁的长篇小说。生活在某村前街和后街的三个小姐妹,因为家庭背景不同而展开了不同的生活轨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在她们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影响着她们的视野和选择,在经历过风风雨雨后她们又回归到了农村原本的简单和纯朴。作品用大量的生活细节展现了上个世纪的农村生活状况、农民们的精神状态以及年轻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通过对三个女孩心路历程的描述剖析农村变迁对农民生活的影响。


(演播:韩伟)

有声小说出版:花山文艺出版社 河北冠林数字出版有限公司 


《前街后街》(九)

作者:何玉茹


二妮是有一点怕她爹黄块的。怕了谁,跟谁说话就少了,所以,小慧让她少答理黄块,二妮做到并不难。在家里答理,小慧是看不到的,在外面黄块喜欢虎着一张脸,先就不爱答理人,二妮便乐得也不答理他了。


让二妮觉得困难的,是在少答理她爹的同时,有时还要讨一讨她爹的欢心。因为她家的零花钱是由她爹攥在手里的,她娘想买点什么,都要低声下气地跟她爹张口。为此二妮说过她娘,你活该,小慧妈给你的零花钱还要交出来,傻不傻啊你?大菊却说,万一小慧妈跟你爹说了,我这叫什么事?二妮说,说你傻你就是傻,那是小慧妈给你的,为什么要交出来?就算我爹知道了,就算你铁了心不交,钱也花在这个家上了,能叫什么事?大菊说,我可不敢,你爹把眼一瞪,你娘的心都能跳出来。二妮说,我就不明白了,你敢一次一次地跳井,怎么就不敢自个儿存点私房钱呢?大菊把二妮看了又看,说,我也不明白了,往常没见你对这事上过心啊,是想花钱了?想花钱找你爹要去啊。


二妮觉得她娘傻便傻,这事倒看在点子上了,自从和小慧交往上以后,沾小慧的光不少,自个儿花钱的地儿却也多起来,每天早起,先要洗脸、刷牙吧,洗脸香皂要买吧?刷牙牙膏也要买吧?是,头一块香皂、头一管牙膏都是小慧送的,可用完了,不能还等了人家送吧?还有手绢、围巾、袜子什么的,这些东西小慧都有,而她二妮是都没有,既是跟小慧好,就得有个好的样子,不能惹得小慧嫌弃。有一回小慧跟她在一起直捂鼻子,二妮问怎么了,小慧说,你来月经了吧,用的什么?二妮说,棉花套子。小慧说,哎呀呀,脏死了!说着打开衣柜,拿出个纸盒子和一卷卫生纸,拉了二妮就奔了厕所。当二妮把浸透了血的棉花套子扔进厕所,使用上又干净又舒服的卫生带时,她忽然有了一种重新做人的感觉。她想,为了这重新做人,甭说少答理她爹,就是少答理她娘,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二妮的眼里,小慧显然是比明悦更有吸引力的,两人不在跟前的时候,对她们的喜欢似是一样的,一到了跟前,二妮的眼里就全是小慧了。这是种由不得自个儿的冲动,过后冷静下来,会对明悦多少有些歉疚,可再见到小慧,那点歉疚就又跑得无影无踪了。小慧也实在哪哪都是没得挑的,模样好,还心灵手巧,干什么像什么,虽说一张嘴刻薄了些,却总是有问有答,不像明悦,只是一个安静,你这里急得都要火上房了,她那里仍连个屁也没有,诸如送人衣服穿、手把手教用卫生带这种事,明悦更是万万想不起去做的。好在后来明悦上中学去了,她和小慧无论怎样地好都可以无所顾忌了。


凡事想清楚了,二妮就一定要去做了。早先和明悦在一起,她天生不是学习的材料,如今和小慧在一起,她又天生没有小慧的模样和身材,而她俩还都有一个挣工资的爸爸,更是她想改也没办法改的。这一切就像一座座大山一样阻隔着她和她们,可不知怎么的,她竟是翻山越岭地和她们走近了。不像后街的小四儿,拽她一起去小慧家,死活都不肯,说小慧眼皮子高,哪会把她放在眼里。跟小慧一说,小慧倒挺大方,说让她来吧。再叫小四儿,她仍是不肯,说自个儿人穷志短,上不得台面。小慧听了,倒多了心,说,她是人穷志不短吧,像我们这种出身的,怕还巴结不上呢。二妮知道小慧家是上中农,这让她忽然感到,小慧面前其实也是有大山的,且不管小四儿是人穷志短还是人穷志不短,只要小慧觉得是座大山,那她二妮和小四儿一样是贫农出身,她的大山多少也能跟小慧的大山做做抵消吧!这么想着就更来了信心,再到了小慧家,就愈发地拿自个儿不当外人了。


二妮原想着和她爹之间也有座大山,那就是钱。她爹没几个钱是肯定的,可她要洗脸、刷牙也是肯定的。当然家里需要钱的地儿太多了,最当紧的就该一人置买一床棉被,然后一人还该有一身替换的衣裳,也省得每回洗谁的衣裳谁就得躺在被子里。但从爹娘那儿看不出这意思,她自个儿有这意思也是白有,倒不如先顾自个儿了。


有一天吃晚饭的时候,她听到她爹长长地叹了口气,就问,是不是又想吃炸酱面了?她爹说,想也是白想啊。她说,不白想,明儿就能让你吃上。她爹说,做梦吧!她娘也说,没撑着吧你?到第二天中午,她下工回来就进了厨房,把她娘推到一旁,自个儿又和面又打卤的,待她爹坐在饭桌前,一碗热乎乎香喷喷的炸酱面就端上来了。她爹一看就乐了,问也顾不得问挑了就吃,其他孩子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也像没看见一样。眼看着两大碗炸酱面都呼噜呼噜地吃完了,二妮才坐到她爹对面,看定了她爹问,好吃不?她爹把嘴一抹说,肉是哪儿来的?二妮和大菊就哈哈大笑起来,说,吃了半天,还不知吃的啥呢!原来,二妮是把茄子切成了肉丁大小,和西瓜酱一起做成了炸酱。这一手是从小慧妈那儿学来的,西瓜酱也是打那儿借来的,二妮知道她爹这辈子除了爱喝点酒就是爱吃炸酱面了,为了搬掉她爹与她之间的大山,这回她真是使足了力气了。


待她们笑完,黄块说,逗你们呢,不就是茄子做的,我早吃过。大菊说,你在哪儿吃过? 二妮推了她娘说,快做饭去吧,都还等着呢。大菊看看围着的一群孩子,说,等着,我也做炸酱面给你们吃!大菊到厨房忙活去了,二妮便把要钱的话说了出来。 黄块一听,脸立刻就沉下来了,说,怪不得,不图利不起早啊。 二妮说,不多要,就要一块钱。


黄块说,买什么? 二妮说,香皂,牙膏。 黄块说,这东西我还没用过呢。二妮说,正因为你没用过我才要用,我不能跟你一样过一辈子。黄块说,不行,一开了头儿还了得,有你二妮,还有大妮、三妮、四妮、五妮、六妮呢?二妮说,别人我不管,反正我是要买。 黄块说,买去吧,有钱你就买去。二妮说,我说过了,不多要,就要一块钱。 黄块说,一块钱还少啊,换成盐,够吃一年的了!二妮说,你还不如说换成酒呢。 黄块说,妈的反了你了,敢说你老子!


黄块说着就把手举了起来,搁以往巴掌早落到二妮的身上去了,可这时,他看着二妮,不由得有些发怔,就见这二闺女,像是有些变了样子了,头发梳顺溜了,衣裳也穿得齐整了,一张圆脸干干净净的,两只眼睛透着神气,整个的表情,仿佛一下子长大了十岁似的,让他的巴掌再也没法儿落下去了。


黄块最终不得不把巴掌变成了指头,指了二妮身上的衣裳问,这,这衣裳哪儿来的?


二妮说,哼,都穿半月了。


厨房的大菊插话说,还不是捡人家小慧扔了的。 黄块惊异道,小慧的?


二妮说,是啊。 黄块说,前街那个凡人不理的小慧?二妮说,是啊。 黄块说,你常去小慧家? 二妮说,常去。


黄块说,她叫你去的还是你自个儿要去的? 二妮说,怎么了?


黄块说,不一样,她叫你去的说明她是看我的面子,你自个儿要去的说明你是上赶了巴结她。


二妮说,是我自个儿要去,也是她叫我去,可这里头怕没你什么事吧?黄块说,你懂个屁,这村里甭说后街,就前街那些面儿大的人,见了我也得上赶了找话说。大菊又一次插话说,别人不假,小慧跟小慧妈见了你,谁上赶了谁可就难说了。


黄块说,快闭上你那臭嘴! 见黄块有些翻脸,大菊立刻不再言声了。不过,让二妮没想到的是,她爹摘下帽子,从帽子的夹层里取出了一块钱。就听她爹说,甭管谁上赶了谁,你跟小慧一起吃不了亏。她爹戴的是顶夹帽子,冬天戴它,夏天也戴它,他的头顶上好一大块不长头发,周边的头发护不住,就只好拿帽子来护了。帽子原本是深蓝色,风吹日晒的,如今都发了白了。


二妮有意避开那一块钱,把目光落在她爹的帽子上,她不敢相信那一块钱会给她。


果然,她娘大菊从厨房里跑出来,抢先把沾满面的手伸了过去,大菊说,正好我打盐去,腌咸菜还没盐呢。


黄块却将一块钱攥得紧紧的,闪过了大菊的手,朝二妮递过来,他说,二妮快接着。


二妮又惊又喜地接过去,紧着装进了贴身小褂儿的口袋里。 大菊的手悬在半空,面渣儿不断地落在地上,她急道,日子还过不过了? 黄块笑道,你呀,过一辈子日子也不会懂这一块钱的意义。


大菊说,啥意义? 黄块说,这么问你吧,过日子是人重要还是钱重要?大菊说,当然钱重要,没钱人怎么养活啊? 黄块说,那前街人比后街人有钱,怎么后街人要领导前街人啊? 大菊说,后街贫下中农多,贫下中农翻身做主人呗。黄块说,这就对了,说半天就这句说到点子上了,啥意思,人比钱重要啊,穷人没钱也能做主人啊!大菊说,这跟给她钱扯得上吗? 黄块说,她要一块钱为了什么?大菊说,买香皂、牙膏呗。黄块说,买香皂、牙膏为了什么?大菊说,洗脸、刷牙呗。 黄块说,洗脸、刷牙为了什么?大菊说,她能为什么,去小慧跟前臭显摆呗。


黄块说,甭小看她臭显摆,这一臭显摆,天长日久,咱的二妮说不定就出息了呢。


大菊说,人的命,天注定,想过得像前街人一样,做梦吧你。这话可是你说过的!


黄块说,那不过是一时的气话,没看见二妮长大了?你这娘真是白当了! 黄块虽在怪怨,脸上仍是洋溢着笑意,还有刚才的一番话,都是平时不屑跟大菊说的,倒像是二妮那一块钱,把他要高兴了似的。大菊说,那我就不明白了,既是人重要,既是穷人翻身做主人,二妮去小慧跟前臭显摆咋倒会出息了,穷人才最不该显摆啊? 黄块说,妇人之见,住在黄村,不懂前街也就等于不懂得后街,不去找小慧就只能跟你一样光知道盐腌咸菜!大菊说,哎,你不是也说,一块钱换成盐够吃一年的了,咋一说到小慧就变了?


黄块起身就往外走,嘴里骂道,猪脑子,白跟你念叨了,还不如去跳井呢!


大菊正要还嘴,三妮、四妮、五妮、六妮一窝蜂拥进了厨房,原来二妮已经趁大菊说话的空儿把饭做好了,大菊听到二妮说,一人一碗,谁也不准抢,谁抢我先抢了谁的碗!二妮厉声厉色的,让大菊只觉得好笑,心想大妮都没拿过大,她倒拿起来了,看谁肯听她的!


吃着自个儿做的午饭,兜儿里揣着一块钱,二妮心里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踏实,想不到她与她爹之间的大山,这么容易就搬倒了,她想,也难怪她爹能当村支书,他自有他的不简单呢(未完待续)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推荐

《前街后街》

扫描二维码↓↓↓

可享听全集《前街后街》有声连载小说



往期回顾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