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扶风人

醉墨书斋2019-11-07 15:37:06

先给大家讲一个听来的故事:话说八十年代末,有一天,西安某建筑工地发生了一起安全事故,一个民工从十层架子上摔了下来,但人却一点事也没有。一打听,才知道这个民工是扶风太白长命寺人。周围人都发出感叹:长命寺人命就是长呀!从此,扶风建筑队在西安名声大噪。

扶风人不但命长,而且大男子主义相当严重。扶风男人从不下灶房,饭一吃,碗一撂,等着媳妇娃来收拾。扶风男人认为,自古到今做饭经地义就该是女人家的事。扶风男人也从不动手洗衣服,衣服再脏也舍不得脱,最后还是女人从男人身上扒下脏衣服给洗了。没办法,谁让扶风女人心疼男人呢!

扶风人把猪看得比儿子还亲。正月走亲戚,见面一打招呼便知分晓。他姑问:“他妗子,他舅咋没来呢?”他妗子笑呵呵回答:“后院还有猪呢,走不开呀。”你看,扶风人还真把猪当成了家里一口人看待呢。

扶风臊子面很特别,也叫“浇汤面”,是团聚、庆典、过事、待客必不可少的大餐。扶风臊子面耍得就是个葱。对葱的要求,扶风人是颇有讲究,从不马虎。或赶集过会,或来了稀客,尤其是年关将至,待客上街采购的第一个食材不是肉,而是大葱。不管生人熟人,彼此打照面第一句话就是:“今儿个葱是啥价?”

扶风人宁愿吃差点、穿破点,也要把房子盖好,而且是一家胜过一家。扶风人认为,农村人一辈子就两件大事:娶媳妇盖房。房子盖不好,说明你家的日子没过到人前头;房子盖好了,媳妇也就不愁娶了。

扶风人庄稼务得一家赛过一家,收庄稼,也是一家比一家快。扶风人宁愿脱几层皮,把腰挣弯了,也不愿把庄稼瞎了,更不愿落在人后,遭人笑话。

扶风人把给儿子说对象叫“占媳妇”。仔细想想很有道理,先把好女娃占下来再说,占下了也就心里踏实了,占下了别人也就没指望了。

扶风人在外面当官的特别多,但他们从不显摆,也从不忘本。为家乡修路建校,慷慨解囊,毫不吝惜。开个小车回来,也总是还没到村口,就把车停下,从车里下来,一路笑呵呵,操着乡音,你三叔她二姨的,发着纸烟,打着招呼,走进村里。

扶风人很有才,出口成章,句句是谚语,字字是真理。扶风人很低调,也见不得谁张狂扎势,常说:“人狂没好事,狗狂挨砖头!”扶风人把人生悟得很透,常说:“打墙的板上下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扶风人把人情世故总结得很精辟,常说:“县长他爸死了有人埋呢,县长死了没人埋。”扶风人把生死看得很淡,常说:“人吃地一辈子,地吃人一口。”扶风人面对生死无常,也常感叹:“绿叶落黄叶落,生死路上无老少。”

扶风人大都是红脸汉,一根筋。扶风人不爱拍马溜须,见不得尻子客。扶风人的脾性,生进了骨头长进了肉,就像当年的扶风法门寺塔半边垮了,可愣是不倒。

不瞒各位说,本人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扶风人,每每听到“扶风”二字,便有一种自豪感。虽然离开家乡已二十多年,但一直是两个月不回扶风一趟,心里就痒痒,看来这辈子注定要与“扶风”二字死磕到底了!

作者简介:李军宏,男,生于1969年,陕西扶风召公人。1993年毕业于渭南师范学院,现供职于西电宝鸡电气有限公司。爱好文学,更热爱家乡。曾在《陕西工人报》《宝鸡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数篇,在多次省市征文大赛中获奖。